前黑客阿德里安·莫拉交出切尔西·曼宁,享年37岁

据一家Facebook贴子和ZDNet引述莫拉两名家庭成员和一名郡验尸官的报道,曾向美国当局举报切尔西·曼宁泄露数十万份国务院机密记录的黑客阿德里安·莫拉已于37岁去世。他的父亲马里奥·莫拉在脸书上写道:“我非常悲伤和伤心,我必须让阿德里安的所有朋友知道他已经过世,并宣告他无罪。”。一颗明亮的心灵,一颗慈悲的心都不见了,他是我心爱的儿子。

目前还不知道莫拉是怎么死的。

莫拉最出名的是在2010年通知美军和FBI他与曼宁有过网上聊天,曼宁当时是名为布拉德利曼宁的美军情报分析员。据一篇爆料的连线文章说,曼宁在网上结识了莫拉,并很快信任他一个高度敏感的秘密:曼宁就是最近向维基解密泄露美国军队直升机在伊拉克发动致命攻击的机密视频的人。视频显示有几名无辜平民丧生,维基解密发布后,视频几乎立即被病毒传播,引发了对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的批评。

经过长时间的在线讨论,曼宁接着坦白了当时已知的最大规模的窃取机密文件事件。据当时是有线记者的金泽特和凯文·鲍尔森报道,从莫拉提供的聊天记录中,并经有线网检查,曼宁似乎感觉到了前黑客的一种相似精神。他和上司讨论了一些个人问题,这些问题使他陷入困境,使他在社会上孤立无援,并说他已被降级,即将提前退伍。

曼宁告诉莫拉,他泄露了25万份大使馆机密电报后,莫拉联系了军方,然后在加州卡迈克尔他家附近的星巴克会见了军方CID调查员和联邦调查局,并在那里递给特工一份聊天记录。Oakland Field Office的FBI探员在5月27日与莫拉的第二次会面中告诉黑客,曼宁是前一天在伊拉克被军方CID调查员逮捕的。

莫拉过去曾为维基解密捐款,他说,他为揭露曼宁的决定感到苦恼——他说,黑客经常联系他,想谈论他们的冒险经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举报任何人。然而,所谓的外交电报泄露使他相信曼宁的行动对美国国家安全确实是危险的。曼宁被捕后,与有线网讨论细节的莫拉说:「如果没有生命危险,我就不会这样做。」他在战区,基本上是想尽可能多地收集机密信息,然后把它抛到空中。

在他的余生中,莫拉一直是曼宁的大多数支持者所唾骂的人物,也因为举报泄密者而受到一些人的钦佩。

无家可归的hackerLamo在21世纪初第一次以微软、雅虎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一连串黑客行为成名。根据这份有线档案,莫拉会侵入公司网络,进行大部分无害的恶作剧,然后通知公司官员,有时还会通知媒体他的壮举。据报道,他通过后门感染了纽约时报网络,然后利用后门获得了3000多名报纸专栏撰稿人的家庭电话号码,其中包括文特·瑟夫、沃伦·贝蒂和拉什·林堡。在那段时间里,莫拉靠背包生活,乘灰狗公共汽车和美国铁路公司的火车周游全国。他经常从大学图书馆和金科商店上网。

2004年,莫拉承认因纽约时报黑客攻击而受到联邦指控。据鲍尔森说,莫拉在加州卡迈克尔的父母家中被判6个月软禁,随后被判两年缓刑。鲍尔森— 也是一名前黑客,曾被联邦当局起诉,在社会上了解莫拉,他接着报告说,在后来的几年里,莫拉被诊断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这是一种轻度孤独症,鲍尔森说,这种孤独症有时被称为“怪胎综合症”,因为它使社会交往变得困难,并可能导致强迫性的、高度集中的行为。